推荐资讯

让方圆千里的众生都为之颤栗让陈凡还以为

发布时间:2018-07-04 17:33 浏览:
 
    青帝长生功,与之前修炼的玄武天功不同。它其实是一门炼体功法,所以渡真形雷劫时,陈凡并不需要战胜一株混沌神树真形。
 
    但陈凡知道,这次渡劫的难度没有减低。他必须在雷劫洗练下,把天地法则和三千里雷云之力,彻底烙印在肉身的每一个部分,才算真正功成。
 
    “来得好。”
 
    陈凡哈哈大笑。
 
    他飞入雷云内,任凭亿万道乙木神雷轰炸,整个人立在无穷雷光中,丝毫不动。混沌神树摇曳,垂下道道混沌气流,把陈凡包裹在其中,不断修复伤势。
 
    在雷劫洗礼下,陈凡的肉身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凝练。
 
    到最后,连青光都褪去,逐渐向肉体凡胎转变,血液也开始从青色转向红色,当他彻底化凡的那一刻,就代表着青帝长生体,终成圆满。此时,即是陈凡最强大的时候,也是他最虚弱的一刻。
 
    就在林舞华等人,脸上不由露出笑意时。
 
    “咔嚓!”
 
    一道无比璀璨的黑色刀芒,从天空中划过。刀芒出手前,没有丝毫痕迹,仿佛从虚空中诞生般。但一现身,就惊骇整个天地。恐怖的天君气息,震动方圆数百里,宛如一尊绝世魔神苏醒般,日月为之颤栗!
 
    黑色刀芒足有万丈长,甚至在大地上,斩出数十公里长的裂缝,宛如深渊般。
 
    群山崩塌,天地撼动。
 
    “嗖。”
 
    陈凡身形一闪,晃到数里之外,但终究迟了一丝。大片淡青色的血液,从半天洒落,一道巨大的伤口,在陈凡身上上浮现,足有一米多长,把他的肩膀连同胸膛都斩破。刀痕一直从右肩延续到左腹。
 
    他在这一击下,差点被劈成两半!
 
 
------------
 
第933章 战天宝(第一更)
 
    “是谁?”
 
    众女都为之一惊。
 
    陈凡火炼太上,威震北荒,此时隐隐有天君之下第一人的身份。连长生榜前列的洛长生,对他都毕恭毕敬。谁敢在他渡劫的时候,对陈凡出手?
 
    更让惊惧的是,陈凡的肉身,经过九次重组,距离神体大圆满只有半步之遥。此时可谓强悍到极点,如斩龙刀之类的准天宝劈在陈凡身上,最多也就留下几道痕迹罢了,绝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害。
 
    “难道是天君出手了?”
 
    林舞华颤声。
 
    众人都心中一沉。整个北荒,只有一位天君,那就是王家的星河天君!他若出手,岂不代表着,这个高居北荒之巅的万古世家,要对陈凡动手了?
 
    “不可能,我在北寒域时,就曾听闻,星河天君早在数百年前就离开北荒,据说遨游星海去了。那位天君若回归,王家早该传来动静。”
 
    赵绝仙斩钉截铁。
 
    长生天君乃是何等存在,寿元万载,鲜少有待在宗门中的。大部分要么云游天荒,要么弥地苦修,要么深入星空。尤其王星河以星斗之术闻名,大部分时间,都在天荒之外的宇宙星空中。
 
    “不是王星河?”
 
    林舞华诸女愣住。
 
    “这道气息,不像天君出手,到是有点像准天宝爆发的威力,但比准天宝强得多,难道...是天宝!”赵绝仙眼睛一瞪。
 
    此时,雷劫中。
 
    陈凡受了一刀,差点被劈成两截,但近乎大圆满的神体有多恐怖?只见肉眼可见的伤口开始复原,无数鲜血,化作微粒汇入陈凡体内。
 
    几乎弹指间,他又恢复原状。
 
    陈凡抬头,望着那柄奇形如镰,弯如满月的古怪长刀。它漆黑如墨,刀面无比幽深,似吞噬众生的黑洞,众人望一眼,都只觉灵魂似被吸引去。
 
    “呜呜。”
 
    来自地域的嚎哭和冥风,环绕在漆黑长刀左右,一股股压塌诸天的波动,充塞虚空,让方圆千里的众生都为之颤栗。让陈凡还以为,自己在面对一尊元婴天君。
 
    “好刀。”
 
    陈凡开口。
 
    这是一柄无比强大的宝器,超越陈凡所见,甚至不逊色于昆墟界中的‘云天宫’。乃是真正的天宝,天君以毕生道果打磨出的绝世宝物。
 
    而此刻,这柄天刀,正掌控在一个黑衣男子手中。他约莫四十多岁,容貌惨白如纸,无一丝血色,眼瞳无比淡漠,没有一丝一毫感情。从他身上,陈凡感受到,与风千珏、风城子相近的气息。但此人气息,比起风千珏强大何止数倍?
 
    “风家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动用天宝偷袭本座。你是谁?”
 
    陈凡傲立在雷劫中,一道道如龙雷光将陈凡笼罩,把他肉身炸的皮开肉绽。但他丝毫不觉,反而冷冷望着那黑衣男子。
 
    “风子秋。”
 
    男子淡淡开口。
 
    这名字一道出,赵绝仙的脸色就变了。
 
    “竟然是他?”
 
    “据说他是风家五千年前的绝世奇才,当年曾和星河天君王星河并列为北荒两大天骄,比肩而立,两人从小争斗到大,不分胜负。更一同争夺过成道机缘。最后星河天君抢先一步,贯通法则,凝聚成婴,从而威压同辈,风子秋黯淡收场。但他是数千年前的古人,怎会活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