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浩浩荡荡的天君之威笼罩千里

发布时间:2018-07-04 17:33 浏览:
赵绝仙不敢置信。
 
    旁边的林舞华、穆红提三女,更是听了一阵窒息。
 
    眼前这人,若是真的,可是曾与星河天君比肩的绝世天骄啊。在年轻时期,和一位天君争斗,平风秋色,那是什么概念?
 
    哪怕未来错失一步,没有成道,但依旧让人震撼他的天赋。
 
    与风子秋相比,什么王玄龙、风城子之流,只是后辈蝼蚁般,不值一提。
 
    “主人小心,风子秋当年就半步天君,虽然不知道他怎么活下来,但实力绝对恐怖。风子秋手中持的,就是风家镇族天宝‘黑绝天刀’,据说以地狱冥铁打造,被九幽深渊的寒风吹拂了千载方成,威能无比强悍,据说有遁破空间的神通。”
 
    赵绝仙急声叫着。
 
    “王星河的手下败将罢了。便是他本人站在我面前,本尊都不会畏惧,何况你这个区区半截入土的死人。”
 
    陈凡冷笑。
 
    眼前这人确实很强。
 
    与王玄龙、风城子等人不同。风子秋是真正的半步天君,已经触摸到了元婴天君的法则,具备一丝天君之力,手中更持着天宝,一击之下,甚至能斩伤陈凡。把十三位太上长老拉来,都不是他对手,但陈凡依旧不惧。
 
    “找死!”
 
    风子秋目光一寒。
 
    他举刀胸前,一刀劈出,竟然整个人遁入虚空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又出现在陈凡背后,漆黑刀芒撕裂空间,带着无比凄厉的地狱嚎哭和黑色玄风劈向陈凡。这黑色玄风,乃是从深渊吹来的冥界之风,任何金丹沾染到一丝,瞬间就会神魂具丧,连肉身都会衰朽,便是天君都不敢硬碰。
 
    “刺啦。”
 
    这一刀太过诡异。
 
    陈凡只来得及错开半边身,抬起手臂试图挡住。结果当场右臂被一刀斩下,恐怖的刀气,透过陈凡的后背,直接把万丈外的山峰都给劈碎。
 
    “轰!”
 
    陈凡握起左拳,一拳捣出。
 
    但风子秋早就连人带刀消失不见。他人如其名,真像一阵风般,来无影去无踪。然后从另一个诡异的角落出现。
 
    “刷刷刷。”
 
    几乎弹指间。
 
    陈凡就连中数刀。
 
    尽管青帝长生体强大到极点,几近不死之躯,哪怕手臂断裂、被劈成两半,也迅速复原。但却昭示着,陈凡有史以来,第一次落入下风。
 
    “传说当年风天君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天荒最顶尖的刺客之一,更刺杀过另外一位异域天君。终其一生,都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我本以为是传闻,没想到竟然是真。”
 
    赵绝仙呐呐。
 
    紫岚郡风家立足数万年不倒,号称天君世家,必然有自己的底蕴。众人此刻,终于见到风家的能耐。
 
    “前辈小心!”
 
    无论林舞华,还是穆红提,都无比担忧叫着。
 
    “哐当!”
 
    乘着风子秋唤气的机会,陈凡硬撑着以左肩挡了他一刀,付出半边肩膀破碎的代价,直接从虚空中拔出斩天魔剑。
 
    “嗡嗡嗡。”
 
    乌光缭绕的狭长魔剑,发出一阵璀璨的剑鸣声。
 
    陈凡一剑在手,瞬间化身绝世剑客。呯呯呯就与黑绝天刀,连续碰撞了数次。陈凡之所以落入下风,主要是天宝太过锋利了,自身的肉身完全扛不住。
 
    而且他身陷雷劫之中,不得不分出大半的力量,去防御真形雷劫。但风子秋却不用,他可以全力出手,攻伐陈凡。以三分对十分,陈凡自然落入下风。但有了兵器就不同。
 
    “当!”
 
    再一次碰撞。
 
    风子秋身形退了数步,但陈凡只是身形微晃。
 
    “你胜不了我的,纯以修为算。你只是半步天君,具备一丝天君之力。而我的肉身,已经达到天君之身,就算是王星河来,纯以肉体来和我搏杀,都未必是我对手。”
 
    陈凡平静说着。
 
    剑身狭长,乌光缭绕的斩天魔剑上,一条条乌龙,被陈凡法力催动,从剑身上飞射而出,把半边长空都笼罩。滔天魔气席卷日月。陈凡此时不像一位修仙者,反而似盖世魔君。
 
    “是吗?”
 
    风子秋眸光淡漠,丝毫不为所动。
 
    “吟!”
 
    漆黑天刀在他掌中,发出一声沉重鸣叫,似其中神邸被唤醒般。
 
    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瞬间从黑绝天刀上升腾而起。那一刻,浩浩荡荡的天君之威,笼罩千里。无数群山,瞬间崩塌,黝黑的风暴从地狱吹来。就像一尊元婴天君,驾临此处般。无数妖兽,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甚至远在两三千里外,都有修士骇然抬头,不知所措望来。
 
    “怎么回事,这是天宝?有人在古药郡中,催动天宝了?”
 
    丹塔静室中,丹君猛地睁开眼。
 
    天宝全力催动,威能何等恐怖?和一位天君出手,没有多大区别,那等威势,就算千万里之外,修为足够的,也能感应到。
 
    此刻,不仅仅是他。玄都郡、镇海郡、连山郡...一位位天君世家的家主和老祖们,看着家族中,同样开始震动的镇族天宝,无不眼睛半眯。
 
    “风家那位,开始动手了。”
 
    胡元朔开口。
 
    “这是最后一击了,若连他都败了。那此子就真正无人可制。我等只能指望王家出头。到时候,我等在北荒的地位,会近一步被王家压缩,最终可能连独立都保持不住,成为王家附庸。”
 
    宁家家主道。
 
    “风叔祖加上黑绝天刀,全力苏醒,可媲美天君的巅峰一击,绝不会败。”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