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我实在难以想象的出来他能够为了你不惜打死我房间里呆整整一夜看

发布时间:2018-11-01 17:41 浏览:
  山本恭子万万没想到,她和苏锐的事情竟然被父亲知道了。
 
    在她看来,这一定是绝密中的绝密,除了苏锐和自己,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晓。
 
    除非……除非苏锐的身边有内奸!把这个消息通知了父亲!
 
    在这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里面,山本恭子的脑海里已经把之前和苏锐发生的种种场面迅速的过了一遍。
 
    在华夏之后,事情并没有泄露,父亲也并不知道其中的情况。而到了西方,自己被阿波罗扣押,父亲还请那一方势力寻求帮助解救自己,在当时,小说 自己和苏锐的事情同样没有被暴露出去,否则父亲就不会是那种急切的态度了。
 
    这种排查非常简单,这样看来,能够泄露她和苏锐之间关系的,也就只有在鹦鹉螺号上面所发生的事情了。
 
    那一次,苏锐在游泳池中救下了即将被侵犯的自己,也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正式的公诸于众。
 
    可是,鹦鹉螺号上面又有几个人认识她就是山本恭子呢?看到苏锐和自己抱在一起,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对儿最普通的小情侣了!
 
    在那之后,苏锐和自己就再也没有发生任何的交集!自己在船上几乎都没出门,所有的餐食都是让服务员送到房间里面来的!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山本恭子想到了苏锐为了救自己而受伤的手,想到了他与自己整整一晚的疯狂,想到了那句“下次见面,你死我活”。
 
    可是,漏洞到底在哪里?又会是谁把消息捅出去的呢?
 
    是她?
 
    山本恭子的眸光微冷。
 
    她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苏锐之前可是和一个女人同住一间套房的,他的夜不归宿,恐怕也只有那个女人才能知道!
 
    难道说,是那个发育的有些过分的欧洲女人,把消息捅给了父亲?
 
    高里奇和曼科苏都已经死的透透的了,死人是不会传递消息的!或许,就连那个西方势力也不知道自己的两大得力干将已经在鹦鹉螺号上面殒命了!
 
    山本恭子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的话,她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快点想办法告诉他,让他不要信任身边的那个女人!”
 
    这竟是山本恭子从心底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当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就连她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她可是亲口对苏锐说出“你死我活”之类的话的,在鹦鹉螺号上面的最后几天,也是她刻意避开苏锐,不断培养着心中的仇恨。
 
    但是,这事到临头,怎么又变成了这么一回事儿?自己居然想着要给苏锐通风报信!
 
    山本恭子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也让她觉得有些可耻。
 
    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看见的结果!她可是无数次的下决心,要杀掉那个男人的!
 
    山本恭子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是将要一统全亚洲地下世界的女人!
 
    山本太一郎自然不知道,在短短的十几秒时间里面,山本恭子的心中竟然涌现出了那么多的想法!
 
    他看到女儿沉默,还以为是对方理亏,冷冷一笑::“恭子,阿波罗搭乘鹦鹉螺号来到东洋,并且下船,为什么这件事情不告诉我呢?”
 
    山本恭子的眼神再度一凛!身体也猛地一颤!
 
    从下船之后,他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父亲竟然已经得知阿波罗来到了东洋!
 
    既然父亲知道了,那么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不对这件事情做出反应的!
 
    阿波罗绝对危险了!他肯定一下船就会遭到围攻的!
 
    而这里是东洋,是山本组的大本营!根本就没有他们触碰不到的地方!
 
    山本恭子相信,无论苏锐藏在哪里,都会被找出来的!
 
    她再度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这又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总是要站在苏锐的角度上面来思考问题呢?她可是姓山本的啊!
 
    “恭子,我很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呢?”山本太一郎的眸光沉沉,看起来心情已经不太好了。
 
    山本恭子之所以没说,还是有着私心的。
 
    她本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而是准备等自己回到总部之后,再来着手安排。当然,这一切决定的原因里面都是由于自己对苏锐有着想要回避的潜意识。
 
    在这种潜意识的支配下,再锋利的刀,想必也没有太多的杀敌之意吧。
 
    山本恭子认为自己需要时间调整一下,而且,现在的山本组是由她来实际负责,大权在握,一切决定都必须从她这里发出去。灭掉太阳神殿是迟早的事情,和苏锐你死我活也是不得不发生的,但是,她真的需要时间。
 
    可能是几天,可能是半个月,但绝对不会太长。
 
    这是山本恭子最初给自己制定的计划,但是父亲山本太一郎这么一介入,就把这些计划全部打破了。
 
    “恭子,回答我的话!”老山本明显加重了语气!
 
    “父亲,您听到的都是谣言,事情的经过并不是您想的那样子的。”山本恭子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否定再否定。
 
    否则,如果被父亲知道她竟然和山本组的最大仇敌上了床,恐怕会气的立刻当场杀掉她这个亲生女儿!
 
    “都是谣言?”山本太一郎摇头冷笑:“我实在难以想象的出来,他能够为了你不惜打死我们的盟友,能够在你房间里呆整整一夜,看起来阿波罗还真是个痴情的种!现在,恭子,摸着你的心,告诉我,这些都是谣言吗?”
 
    山本太一郎每多说一句话,都会让山本恭子的心猛颤一下,而这些话,无疑已经从侧面证实了,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出自于苏锐身边那个女人之手!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出卖苏锐和自己?
 
    山本组和太阳神殿的交火,能够让其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当然,这些问题都只是在山本恭子的脑海里面一闪而过而已,并没有深究下去,她知道,当务之急是如何解释清楚和阿波罗的事情!
 
    “父亲,我做梦都恨不得杀掉阿波罗。”
 
    山本恭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面露出了冷光。
 
    在过往的一个星期以来,她每天都要用这种表情和这种话语来说服自己,而且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似乎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的。
 
    譬如现在。
 
相关阅读